-鲁蜜世界杯嘉年华活动开启鲁能二将与球迷共享世界杯激情

鲁蜜世界杯嘉年华活动开启鲁能二将与球迷共享世界杯激情

齐鲁网6月15日讯 6月14日,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拉开战幕,由山东鲁能泰山足球俱乐部举办的“鲁蜜世界杯球迷嘉年华”系列活动也同步开启。

在“第二现场”球迷观赛活动中,教练员刘金东,球员吴兴涵、刘军帅与部分驻济媒体记者和球迷代表进行互动,为获奖球迷颁发奖品,共同感受世界杯带来的的激情与快乐。

球迷观赛第二现场活动是“鲁蜜世界杯球迷嘉年华”系列主题活动的一部分,为了更好的回馈球迷,在世界杯期间,鲁能俱乐部还将举办FIFA ONLINE4球迷世界杯电竞锦标赛、鲁能泰山会员球迷七人制足球比赛等主题系列活动。

长久以来,球迷一直是俱乐部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,山东鲁能泰山足球俱乐部希望通过举办世界杯期间的活动,回馈鲁蜜长期以来的关心和支持,让鲁蜜在这个夏天,一起创造属于自己的足球盛宴。

鲁能球迷期待足协杯决战,为什么又悲欣交集呢?

在2020年这个不平凡的年份里,中国足球迎来了许许多多“第一次”。各支中超球队也前所未有地体验了赛会制、全封闭的比赛形式。正因如此,当很多球队结束2020赛季征程时,球员们纷纷在社交媒体上发声,感慨这将会是个人职业生涯中永难忘怀的一段记忆。

事实上,对球迷们来说,这同样是一个非常特殊的赛季。受限于种种因素,他们中的很多人,无法像过去那样,风雨无阻地前往主场、远征客场,为心爱的球队呐喊、助威。这也是为什么当鲁能杀入足协杯决赛时,无数鲁蜜下定决心,义无反顾地奔赴苏州,期待在苏州奥体中心见证球队捧杯的荣耀。

那些悲伤

2019年12月6日晚,上海虹口足球场,当值主裁吹响终场哨,记分牌上的比分显示0:3。连续第二年杀入足协杯决赛的鲁能,再度与冠军失之交臂。看台上,鲁能球迷李明忍不住地泪流满面。“我也说不清究竟为什么落泪,好多年没有哭过了。那一刻,我站在那里,万般情绪涌上心头,眼泪不由自主地就掉了下来。”李明这样回忆起当时的情景。

李明

那时,李明获得了2019年中超颁奖典礼最佳球迷提名,受中超公司邀请,与其他球队的球迷代表们一道,坐在现场观看足协杯决赛第二回合的比赛。满怀期待见证球队夺冠的李明,面对那意外的结局,情绪失落到了极点。旁边的球迷过来安慰他,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……

董大姐也是虹口伤心夜的亲历者。第二天早上睡醒,董大姐发现自己的眼肿了,“哭的”。

那一夜,守在电视机前观看直播的杨雪,同样被申花的“三闷棍”打蒙了。“那场比赛之前,我很想去上海远征的,但因为工作的原因没去成。本以为我们在优势相当明显的情况下,夺冠是十拿九稳的,谁知道……”杨雪回忆说,那时的她对着电视机,默然无语,心底一片茫然。

杨雪

这样的苦涩滋味,杨雪在2018年岁末已尝过一回。对阵国安的足协杯决赛第二回合赛前,杨雪发现球迷会会员卡不见了,没办法,她从黄牛手中买了两张高价票,跟朋友一起去看球。比赛开始前,她以极其肯定的语气告诉朋友:“今天咱们肯定能拿冠军!”比赛结束后,现场目睹鲁能丢冠的杨雪,不争气地哭了:“哭得控制不住自己。”

用杨雪的话说,回忆此前两年足协杯决赛时的场景,就像是在揭伤疤:“心还是会疼。”正因如此,经历了连续两年的失意后,鲁能球迷都期待着球队在苏州问鼎,真正做到“事不过三”。

那些欢乐

从观看1979年第四届全运会男足决赛的直播算起,李明看球已经41年了。中国足球职业化以来,他始终追随泰山队,主场场场不落,随队远征客场也是家常便饭。“鲁能此前10次杀入足协杯的决赛,我都在现场,体味过球队丢冠的失落,也品尝过夺冠的甜蜜。”李明这样告诉新时报记者。

2004年12月18日,长沙贺龙体育场,鲁能击败四川,捧起足协杯冠军奖杯,也收获了球队历史上的第二个双冠王。赛后,早有准备的李明点亮了已紧握许久的焰火,看台上笼罩着一片喜庆的红光。“那是图巴执掌鲁能帅印的第一个赛季,赛季开始前的球迷见面会上,我填了一首《如梦令》,在词的最后写道,夺冠夺冠,九九辉煌再现!决赛开打前,我把这一句打印在条幅上,挂在场边为球队助威,没承想,这一美好愿望真的实现了。”

2014年11月22日的南京奥体中心,带着儿子一起远征客场的李明,又见证了麦克格文绝杀的经典时刻。那场比赛,从苏州赶去南京的鲁能球迷李宗和他的爱人,也在现场。

李宗

回忆起当时的情形,李宗言语间依旧有着难掩的激动:“没人能写出这样的剧本!麦克格文完成读秒绝杀前,几乎现场所有的江苏球迷都站起来了,已经准备好欢庆夺冠了,没人能想到,那个球竟然进了……在一刹那的安静过后,我们鲁能球迷的看台彻底沸腾了,素不相识的鲁能球迷紧紧拥抱在一起,宣泄着心中的激动与喜悦。”赛后,为了确保安全,鲁能球迷等待了很久,才被允许退场。但这略显漫长的等待,却令每一名鲁能球迷都甘之如饴。“我爱人赛后告诉我,绝杀出现前,她甚至已经想好了安慰我的话,只是最终没机会对我说了,哈哈。”李宗这样告诉新时报记者。

杨雪也看了那场比赛,那一天,恰好是她的生日——大白的绝杀,就好像是一份礼物。“那时候我刚刚开始看球,只是支持鲁能,对冠军没有特别明确的概念。但现在,每当看到那个绝杀球的回放,总是激动得不能自已。”杨雪这样说道。

那些期待

六年后,再度面对老对手江苏队,鲁能能否再度笑到最后?鲁能球迷们又能否在姑苏城重温六年前金陵的旧梦?在终场哨声吹响前,没有人能预知这些问题的答案。

鲁能与富力的比赛结束后,李明就预订好了去苏州看决赛的火车票:“这个赛季,还没现场看过球,这是第一场,也是最后一场,我一定不会错过。”

这个赛季,杨雪也没去现场看过球:“工作特别忙,真的抽不出时间来。”作为山东省首批援助湖北医疗队的队员,她今年年初在湖北黄冈抗疫一线奋战了五十多个日日夜夜。在决赛来临前,她下定决心,要给领导请个假,去苏州看一眼自己心爱的球队:“我其实心情还是挺平静的,只是希望球队能拿出真实的实力,拿出拼搏的精神,在决赛中踢出一场精彩的比赛,不留遗憾。也希望佩莱能有一个完满的告别,带着一个冠军离开。”

与他们相比,李宗算得上是“幸运儿”。作为苏州赛区的志愿者,他主要负责媒体接待与赛场服务工作,也有机会近距离地观看球队训练、比赛。“我2012年离开家乡,来到苏州定居,苏州算是我的‘第二故乡’,自己的家乡球队,如果能在我的家门口夺冠,那么这将成为我人生中一段非常美好的回忆。”李宗告诉新时报记者,六年前,鲁能夺冠后,球员们来到鲁能球迷所在的看台下谢场,自己很幸运地拿到了蒿俊闵抛上来的一件训练服:“希望鲁能夺冠后,能拿着这件球服请三哥签名,写上‘2014南京,2020苏州’,我会把这件训练服好好珍藏起来。”

董大姐

董大姐也早早地订好了火车票,18日晚上六点从济南出发,19日早上6点抵达苏州。今年,此前几次前往苏州观赛,董大姐都是坐的这班火车。“火车上咣咣铛铛的,其实也休息不好,从客场回来,得歇个两三天才能缓个劲儿来。但这趟车的时间还是很合适的,什么都不耽误。”董大姐这样说道。展望即将打响的决战,董大姐的心情很复杂,既万分期待,又有些忐忑:“这个赛季,咱们吃裁判的亏太多了,真的太欺负人了!我觉得,到了决赛,只要裁判没问题,我们就没问题!”董大姐告诉新时报记者,自己打算订19日晚上九点多的火车票,从苏州返回济南:“想着早点回来,准备横幅、鲜花,第二天早上还要接球队么。

为什么鲁能球迷叫做“鲁蜜”

因为他们爱吃蜂蜜吧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